泰州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评论:后妈憎恶灰姑娘也有合理处

2019/7/12 8:00:26
  

  文/周玄毅

  在今年上映的电影《灰姑娘》里,凯特·布兰切特喧宾夺主,成为最抢眼的角色。这位气场强大的后妈一路hold住整个场面,直到王子驾到,灰姑娘即将逆袭成功时,却被一个最简单,也最难回答的问题给噎住了——你为什么恨我?

  想想也对,灰姑娘这种年轻漂亮与世无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角色,给你任劳任怨当牛做马这么多年,不说给个好脸色吧,这恨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估计,布兰切特自己也没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只能带着一脸“这是戏啊童话里就是这么写的你要我怎么办”的憋屈神情,咬着牙说出了一个非常牵强的理由:“因为你是如此的美丽单纯。”

  我觉得,这段表演,是布兰切特整部影片里唯一没有说服力的。不过这也不怪她,要怪就怪台词写得不好,如果回呛一句“不为什么,我就是看你那个卖萌的样子不顺眼”,或者“我才懒得恨你,我只是讨厌你”,输阵不输人,凶悍霸气贯彻到底,岂不痛快?

  不过,认真说起来,憎恶灰姑娘,有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或者说,羡慕带来的嫉妒和恨意,在什么情况下是具有合理性的?

  看到这个问题,你的第一反应也许是觉得奇怪——羡慕嫉妒恨,难道也有合理性?小肚鸡肠见不得别人好,难道也是情有可原的?

  如果你有这样的疑问,那就先请回答以下一系列问题:累进税制(对高收入者的征税比率更高)的正义性在哪里?富人为什么对社会有更大的义务?为什么只是因为有钱,就要多做贡献?为什么极端的贫富分化是不公平的?

  对这一系列问题,除了“怕穷人饿死”的人道主义, “就是见不得富人过得好”的心理变态,真正称得上“正义”的一种解释是:因为极端的富裕,与运气的相关性太大。说白了,很多暴富者并不能清楚解释自己“凭什么”这么有钱,所以有义务付出更多,以平衡命运的不公。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杨贵妃这样的身材,要是混今天的演艺圈,别说四大美人,连个海选都通不过;而那些像蜘蛛精一样的纤细超模,在唐代都不好意思上街。小剧场里味道最正的老戏骨,大银幕却没有观众缘;同样受过高等教育智力水平也相近,有人更能把握市场的节奏,有人就是怎么都踩不对点,而这种“灵敏的嗅觉”,连最高明的经济学家也解释不了……你的禀赋能不能得到社会承认,能不能带来巨大的回报,很多时候是没什么道理好讲,纯凭运气的。在这种情况下,赚得盆满钵满的那些人,就难免受到这句质疑——“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呢?你不能只看自己付出了多少,更要看其中运气的权重有多大。说回到灰姑娘的故事,就更是可气,因为基本上除了隐忍,她就没付出过什么代价。只是单纯善良,只是年轻美貌,只是相信与人为善就一定能有个好未来,不用一点心机来保护自己,也从来都不纠结要不要以恶制恶进行反击。这样的画面感,就像是一块小鲜肉在狼群里欢乐地翩翩起舞,活该被吃得渣都不剩。可是,并没有。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在后妈的心里,有一种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正义感”——你一点都不用做恶人,一点都不用站出来维护自己,就凭这种毫无代价的善意,就想活得比我们更好?从老爸到老鼠,从白马王子到仙女教母,无数人疼无数人爱,舞会上迟到得恰到好处,王子来时唱歌唱得正是时候,居然就这么走狗屎运当上王后,凭什么?凭什么?

  为什么羡慕嫉妒恨?因为你没有这样的运气。

  为什么你没有这样的运气?不为什么,因为这就是运气啊。

  你看,只要你相信累进税制的正义性,只要你相信运气不能使暴富变得正当,那么你一定也会像灰姑娘的后妈这样,看着这个一味纯洁浪漫相信真爱无敌的小姑娘,心中各种不爽。童话世界里,也一样有真实世界的逻辑。

  周玄毅 青年学者,武汉大学辩论队总教练,行深辩论,偶有所得。
更多精彩:
配资网 www.coolscsoul.com

泰州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泰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