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葱网 > 故事会 > 迟来的婚礼

迟来的婚礼
2020-10-14 13:37:52   

  台北龙泉水务公司董事长肖燕年届古稀,却决定到大陆投资,她儿子刘忆榕心疼地劝阻她,但肖燕主意已定,儿子怎么拦也拦不住。他哪里知道,几十年来,母亲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一个。

  说来话长。1949年,国民党少将师长肖大勇的独生女肖燕与厦门大学的同窗福州人刘泉相爱,并偷吃了。就在他俩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时,局势发生急剧的变化,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逼近福州,负责守卫福州的国民党师长肖大勇明知回天乏术,但还是作了一番垂死挣扎。那天他到一线阵地视察,解放军的一发炮弹刚好落在他附近,幸好被他身后的一位姓刘的副官推倒,并用自己的身体压在他身上,两人虽然都受了伤,但生命却无大碍。这时大学还未放假,肖燕闻讯后辞别刘泉,赶回父亲身边照顾他。由于形势紧迫,当晚她就无奈地随父去了台湾。

  肖燕到了台湾后,整天呕吐,想吃酸果,经医生检查诊断:她已经怀孕了。父亲知道后劝她去做人工流产,可她坚决不肯。她说:“这孩子是我和刘泉的心血结晶,也是我们俩最得意的艺术作品,说什么也要生下来!”父亲知道她的犟脾气,只好由着她。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肖燕生下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娃,给他取名为刘忆榕,含有思念远在福州(榕城)的刘泉之意。

  自从孩子出世后,肖燕精神上有所宽慰和寄托,稍稍冲淡了与刘泉别离带来的伤感。但父亲作为败军之将,处境越来越不好,肖燕抚养儿子越来越吃力。还好身边有一位知冷知热的刘副官无微不至地关心她、照顾她,使她得以顺利地将儿子养大。孩子大了不能没有爹,肖燕生活上也需要有个名正言顺的伴侣。再加上救父之恩不能不报,所以肖燕听从了父亲的劝说,与刘副官结成夫妻。刘副官名叫刘青龙,为救她父亲已失去生育能力,他们没有生育儿女。

  后来,肖大勇和刘青龙退出军界,开始经商,创办了台北龙泉水务公司。肖大勇去世后,便由肖燕接任董事长一职,刘青龙任总经理,夫妻俩并肩携手,在商海中扬帆破浪,打下了一块天地。儿子刘忆榕聪明好学,从名牌大学毕业后,开办了一家科技公司,比父母的公司还要红火。刘忆榕结婚后生下了女儿刘芳,刘芳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美国的一所名校。

  就在这时,年逾古稀的刘青龙一病不起,肖燕百般照顾,暗自伤心垂泪。他俩自成婚后,就保持着默契,从不过问对方的隐私问题。如今人生路已走到尽头,如果不把心里的事对肖燕说,恐怕就没有机会了,刘青龙趁自己神志还清醒,就对肖燕说:“燕,你只知道我是福州东郊人,不知道我离开大陆时家乡已有妻子,她叫白玉。来台湾时,她已有6个月身孕……我和你能走到一起,完全是天意难违呀。这些年,我越来越思念在大陆的妻儿,可我怕伤你的心,一直隐忍不提。现在我要走了,不能再瞒你了。”说着说着流下两行浊泪。

  肖燕也泪流满面:“我何尝不是如此啊……”

  刘青龙颤巍巍地拉住她的手,说:“你也该去见见……刘泉了……”

  肖燕轻轻点点头,泪流得更快了。

  刘青龙接着说:“回大陆时,帮我找到白玉和她的孩子……

  几天后,刘青龙安详地走了。肖燕忍着悲痛,把丧事办得既隆重又体面。过后,赶回台北参加葬礼的刘芳悄悄地告诉奶奶,她在美国喜欢上了来自大陆的一位男同学,这个男生也姓刘,叫刘龙生,他说他爷爷也是厦大毕业的,跟奶奶您是校友哩。肖燕心中一动,脱口问道:“他爷爷叫什么?”刘芳答:“他叫刘泉。”肖燕的心脏“怦怦”直跳,又问:“他是哪里人?”刘芳说:“福州人。”

  肖燕险些晕过去了,这个刘泉八成就是自己一直未能忘怀的初恋情人!她待心情平抑下来后,果断地对刘芳说:“你的恋爱先暂停,待我去大陆后再作决定。”刘芳听奶奶这么说,好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她是个非常孝顺、听话的女孩,奶奶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她答应道:“奶奶,我听你的,我在美国等你的消息。”

  这时候,福建省正大力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作为龙头的福州,商机多多。肖燕果断决定到福州地区投资,顺便了却隐藏半个多世纪的心愿。

  肖燕派人先行到福州作投资考察,然后自己动身回到大陆,一到福州马上驱车前往东郊。她从前来过的这个村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竹林、茅房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新楼房。肖燕和村委会进行了多次接触、洽谈,决定在这里投资办自来水厂。她计划把村里原有的拦河坝加宽、加高,再把附近几条溪流引入水库,这样就有足够的水源,可用作周边广大地区的工业用水和饮用水。肖燕本想独家经营,但村委会不同意,一定要合资办厂。经过双方商讨。最后决定联合成立“东郊龙泉自来水有限公司”,肖燕任公司总经理,南庄村委会主任刘中兴任副总经理。

  与此同时,肖燕要求村委会为她物色一位厦大毕业的当地人当顾问,最好是已退休的。刘中兴感到奇怪,别人要的是秘书,肖总要的却是顾问,而且还是老顾问。他没有多问什么,脑子里搜索了一番,一拍大腿说:“有了,刘泉!”肖燕眼睛一亮,说:“能否通知他来一下?我要面试一下。”刘中兴说:“没问题,他是我堂叔。”

  第二天上午,肖燕在临时下榻的宾馆里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特意穿上蓝底圆白点的旧式旗袍,配上肉色长筒丝袜和白色高跟鞋,又戴上一副茶色眼镜,既显得稳重大方,又透出一丝楚楚动人的风韵。9点多,她等待的人到了。肖燕望着眼前这个在梦里一次次出现过的昔日恋人,心潮起伏。岁月无情,当年年轻英俊的大学生已经两鬓染霜,但细细端详之下,又觉得他眉眼间还留着当年的影子,肖燕很快镇定下来,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刘先生,今天请您来需要了解一下您的个人情况,您不介意吧?”“肖总需要了解哪方面情况,但说无妨。”由于肖燕多年前改名为肖厦,又戴着茶色眼镜,刘泉没有认出她来。

  在肖总的询问下,刘泉道出了自己几十年来的生活。原来,肖燕随父去了台湾后,刘泉也回到了家乡,在东郊一所中学执教。“文革”中受到了冲击,回到老家务农,后来又在小学当校长,直到退休。肖燕听后感慨万千,良久不语。后来,她问起了他的家庭情况,当得知他爱人叫白玉时,吃了一惊,忙问白玉是哪里人,刘泉答是东郊人,肖燕的心脏怦怦直跳,竟有这么巧的事情!

  刘泉见她发呆,便说:“我爱人身体不好,我平时要照顾她;我自己也老了,精力不济,可能难以再出来做事,请肖总原谅。”肖燕说:“这好办,你不用上班。公司有事会打电话咨询你,有要紧事才会烦你来一下。你看可以吗?’’

  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刘泉便答应了。肖总确实有诚意,才过两天,就上门看望他妻子了。

  白玉只比肖燕大一岁,但比肖燕老多了,而且脸色不好,一看就是有病在身的人。白玉见肖总来看望她,非常激动,拉着肖燕的手不放。两人一见如故,聊着聊着就扯到了白玉和刘泉的婚姻。白玉告诉她,她的前夫叫刘青龙,和她结婚不久就随军去了台湾,已有6个月身孕的她后来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刘思龙。她现在的丈夫刘泉也曾有过一个如花似玉的恋人,也是在那一年随父去了台湾。他们俩命苦,刘泉不结婚,天天盼他的恋人归来;白玉不嫁人,日日等自己的丈夫回家。两人同做一个梦,最终都是水中捞月白费神,竹篮打水一场空。文化大革命红色风暴席卷全国,凡是跟台湾有牵连的人,都被划个问号,背上黑锅。她和刘泉同病相怜,同样的遭遇使他们走到了一起。婚前他们两人约定:如果有朝一日台湾海峡关系转暖,双方心上人回来时,他们俩就主动解除婚约,重新组合,双方不得有半点怨言。几十年生活下来,两人和和睦睦,唯一的缺憾是白玉婚后得了一场病,不能生育,他们膝下只有刘思龙一个孩子……

  肖燕是带着复杂的情绪来看望白玉的,听她这么一说,终于明白了刘泉和白玉是在什么情况下结合在一起的。她对白玉陪伴自己的恋人走过风风雨雨的几十个春秋满怀感激,同时又对他俩之间的约定感到不安:如果自己亮明身份,岂不是要拆散这对患难夫妻

  肖燕换了个话题,关切地询问白玉的身体状况。白玉说,她最近老觉得肝脏部位隐隐作疼,怀疑旧病添新病,但她怕刘泉挂心,隐瞒了病情。说这话的时候刘泉不在场,肖燕责怪白玉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身体,她叫白玉明天就去省城检查身体,不能再耽误了。她让自己的司机送她去。

  白玉到省城一检查,被确诊为肝癌,而且已到晚期。

  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考入美国一所名校的孙子刘龙生得知奶奶病危,把电话打到了奶奶的病床前,哭着安慰奶奶。白玉早已看透生死,反过来劝慰孙儿,勉励他好好读书,又关切地问起他的恋情。刘龙生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奶奶,当白玉听说孙儿的恋人刘芳的奶奶就是肖燕时,眼眶睁大了;当她得知刘芳的爷爷就是自己的前夫刘青龙时,完全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天,肖燕驱车到省城医院看望白玉,白玉支开刘泉,呆愣愣地打量着肖燕,许久才颤声问道:“你的丈夫是不是叫刘青龙?刘芳是不是青龙的亲孙女?”肖燕说:“姐姐,你莫急,听我慢慢对你说好吗?”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肖燕含泪说完,白玉抱着她哭着说:“妹妹,姐姐谢谢你,你把青龙的骨灰从台湾带回来了,我现在也把刘泉交还给你……”肖燕怕她误会,便说:“姐姐,我没这个意思。”“这是我的意思,因为我活不了几天了。”白玉又吩咐说,“这事暂且不要告诉刘泉,你答应我,等我走后,你再让刘泉知道好吗?”肖燕流着泪答应了。

  半个月后,白玉含笑于九泉,肖燕把白玉的遗书交给刘泉。刘泉含泪启封,白玉在信中这样写道:“泉,我走了,临走前我要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几十年来为我挡风遮雨,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使我能够活到今天。如今,我们缘分已尽,我不能再拖累你了,我的前夫青龙哥,他在黄泉路上等我已经整整一年多了。泉,我跟青龙哥走了,请把我的骨灰和青龙哥的骨灰放在一起,安葬在三山陵园。其余的事,我交待肖燕妹妹对你说。永别了!玉绝笔。”

  刘泉泣不成声,肖燕在旁边安慰他。刘泉突然抬起泪眼问肖燕:“肖总,白玉说‘其余的事已交待你’,不知何事,可否告知?”“其实也没什么事,”肖燕试探性地说,“她要我介绍一个对象给你做伴,不知你是否愿意?”“我都这把年纪了,肖总你不要取笑我啦!再说我当年的未婚妻还在台湾,生死未卜,要娶也只能娶她。”肖燕百感交集,哽咽着说:“如果她来到你面前。你还能认得出她吗?”“怎么认不出?她的左眉头有颗小黑痣。”肖燕听到这里慢慢摘下茶色眼镜,说:“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黑痣?”她的左眉头果然有颗小黑痣,刘泉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定定地望着面前的肖燕。肖燕说:“为了纪念在厦门大学同窗共读的岁月,我后来把名字改成了肖厦。”刘泉完全认出来了,她正是自己几十年来魂牵梦绕的恋人!刘泉激动得老泪纵横,喃喃道:“难怪你有点眼熟,难怪你会请我这个老头当顾问……”两人不约而同地紧紧抱住对方,犹如一对年轻的恋人……

  两人把刘青龙和白玉的骨灰合葬在三山陵园,了却了他们生前的心愿。

  刘泉和肖燕,这对半个多世纪前的恋人,终于结合在了一起。

  东郊龙泉自来水公司开业那天,正是他俩结婚的大喜日子。他们的亲生儿子刘忆榕,白玉和刘青龙的儿子刘思龙,还有重续了恋爱关系的刘龙生和刘芳,都到场祝贺,送上了美好的祝福……

  还要告诉读者的是,肖燕婚后将台北龙泉水务公司交给了接班人,同时将东郊龙泉自来水公司交给白玉和刘青龙的儿子刘思龙去打理,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和刘泉享受迟来的天伦之乐。


晨阳工贸 http://www.chenyang.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