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新闻 首页> 公益> 正文

8岁女童学马术过程坠亡 父母索赔116万

2019/7/12 8:33:38
  

昨日,事发马场仍在进行马术培训,并有工作人员照看马匹。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林野

在庭审中,原被告代理人就女童坠亡责任问题进行陈述和辩论。

新京报讯 (记者林野)殷先生与杨女士夫妇为八岁女儿小殷(化名)购买了马术课程,同时花费21万余元购买马匹以及饲养费,却在今年5月等来悲剧:小殷在练习时摔下马,后医治无效身亡。

夫妇俩将马场北京克莱务养殖有限公司(简称克莱务公司)以及马术教练吉日嘎拉图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各项损失116万余元。昨天,此案在顺义法院开庭。两被告均认为自己和小殷身亡无关。

学骑术巨资购马 女儿却坠亡

殷先生夫妇起诉称,2014年7月左右,经朋友介绍,他们认识了马术教练吉日嘎拉图,并为8岁的女儿小殷购买了对方马术课程,与其他多位小朋友一同定期在克莱务公司的马场参加马术培训。

在教练的建议下,殷先生夫妇还在今年1月花20万元为孩子买了一匹马,寄养在克莱务公司,同时支付了第一期饲养费1万多元,“这匹马比一般孩子训练所用的马要大,打算将来孩子长大后再骑”。

今年5月17日上午9时40分左右,杨女士送小殷前往马场进行骑马训练,之后在训练场附近休息等待。大约十分钟后,杨女士走进马场发现,女儿已经由吉日嘎拉图抱到一旁的地上,昏迷不醒。经询问得知,小殷在训练过程中从马背上摔落下来,并可能被马踩踏。

杨女士称,由于克莱务公司没有任何医护人员以及医疗设施,她立即将女儿送往附近的社区医院进行急救,因伤势严重,后又转至顺义区医院和北京军区总医院进行治疗。5月19日清晨6点25分,小殷因特急特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右颞顶头皮血肿,经抢救无效死亡。

出事马匹被指曾摔过“骑手”

殷先生表示,自事故发生后直至小殷去世,克莱务公司未采取任何救援措施,也没有向他们询问过伤情进展情况,在救治及处理丧葬事宜的过程中,医疗费用及其他相关支出均由夫妇二人自行垫付。

经与吉日嘎拉图交流得知,小殷在骑马的过程中外翻下马,头盔右侧有被马踩踏的痕迹,而且该匹马在事发前几天曾多次摔下其他骑马儿童,但吉日嘎拉图并未对该马采取任何检查或防护措施。

殷先生夫妇认为,马场作为专业的经营场所,并未有任何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明显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教练明知马匹近期曾摔过其他儿童,仍然在危险未排除时给小殷使用,导致事故发生,存在重大过错,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遂提起诉讼,请求被告赔偿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共计116万余元。

■ 庭审

被告1克莱务公司

租房给教练 不承担责任

昨天上午,此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双方均由代理人出庭。

被告克莱务公司代理人辩称,该公司与原告没有任何合同关系,与另一被告、马术教练吉日嘎拉图也不存在雇佣关系。

该代理人强调,公司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吉日嘎拉图只是支付房租租用马房,是否销售马匹、授课公司都不清楚,教练在场地授课的事情也不清楚。所以对此次事故,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2教练吉日嘎拉图

马匹有野性 父母监护不力

“让孩子骑马就应该预知风险”,被告教练吉日嘎拉图的代理人表示,骑马是风险运动,原告除给女儿购马匹外,一直未支付马术训练的费用,教练与孩子之间没有正式的合作关系,完全属于免费教授。吉日嘎拉图是注册骑手,也可以作为驯马师,并教授骑术。

原告方代理律师称,殷先生夫妇和被告教练确实没签合同,双方只是口头约定。

被告教练的代理人还称,出事的马是从马场借的,事发前一周,该匹马确实曾经摔过小孩,教练当时已告知原告,但原告坚持要骑。被告教练事发后也实施了抢救行为,不应该承担责任。

该代理人认为,原告作为监护人,把孩子交给教练后没有在旁等候,存在过错,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坠马事件源自马匹的野性以及原告监护不力,教练不应承担责任。

本案未当庭宣判。

■ 探访

马场工作人员:教练租场做培训

庭审前,记者来到位于顺义区李桥镇堡子村的克莱务公司。该马场外是一片树林,被铁栅栏围着。工作人员表示,该地为私人场所,只有会员才能进入。记者告知要购买马术课程后,工作人员将记者带入。工作人员介绍,公司主要负责养殖和驯养马,场地提供给北京队训练。此外,还有多个教练租下场地进行培训。

走过马房和母马驯养场,便是室内训练场,也就是此前发生事故的场地。室内训练场,仍有人骑马训练。工作人员介绍,小朋友的训练一般都是在室内完成。对于坠马,工作人员表示,马具有野性,因此有一定危险性,此前也发生过孩子从马背上摔下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的法定代理人为齐松丽,其丈夫为北京马术协会负责人。但当记者询问本案消息后,马场方面变得谨慎,拒绝回应相关情况。

记者试图联系吉日嘎拉图,但电话无人接听,有媒体的报道称,该教练仍在教授孩子骑马,收费标准50课时1万到2万,每课时45分钟。

■ 专家说法

马场无审批教练缺标准

“中国的马术运动不职业、不规范,国家层面缺乏一个准入机制”,一位不愿具名的马术专业人士表示,骑手等级、骑手积分、教练考核是马术行业最重要的三个标准,前两者去年才落实,教练考核何时出标准还未可知。

该人士说,目前全国每个月都有大量新马场出现,但是并无审批机制,“很多人以为圈些地,弄一些马就是马术俱乐部了,实际上和欧美国家真正的职业化马术运动相去甚远”。

这位专业人士举例说,德国一个马工培训需要2.5年到3年,马术教练的培养则需要长久周期,包括专业技术培训和理论学习,“可以说是非常严谨科学的一套体系”。反观国内,教练的级别认定还停留在以队员参加奥运会、亚运会的名次来决定,马术教练在人员培养方面很薄弱,基层的马术教练专业资质更是无从谈起。

■ 小贴士

练习马术应有专业装备正规训练

“骑马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专业人士也会有坠马情况发生,但这并不影响马术运动的魅力”,专业人士表示,从事马术运动首先要有专业装备,比如头盔、手套、骑士服、马靴、护腿、防护背心,必不可少,还要尽量找相对专业正规的马术学校进行训练。此外要购买保险,出意外时让自己的权益得到保障。

(新京报)


更多精彩:
华美娱乐平台 https://9vwbm.huameibc.com/register.html

泰州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泰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